以创新型的协作达到共同的目标
2019-07-03 10:0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信息素养在当今的社会中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对信息环境的适应力,以及应用各种人文的、技术的、经济的、法律的跨学科知识创新型解决多种问题的创新实践能力,因此,青少年信息素养的培育必须在一定的实践操作项目中实现。以美国为例,一些公共图书馆专门开设有面向青少年的信息素养实作化项目,具体服务内容包括:①创建数字化共享的实践社区,为青少年提供各种在线学习资源和平台,如大规模公开在线课程,帮助青少年有效利用多种网络信息技术开展学习和社交,并辅助青少年在这一学习过程中的信息查找、检索、分类、筛选以及存档、分享。②为用户提供创新型的信息检索与浏览方式,包括时间轴、地图、虚拟书架等[4]。③为用户提供开放式的信息共享及协作平台,设置网络导航员,指导青少年在开放式平台中如何通过各项信息技术的使用,与他人更好地分享知识,以创新型的协作达到共同的目标。由此可见,青少年信息素养培育中,公共图书馆不能简单地就事论事,而应巧妙地将信息素养培育融入到一系列实践操作的项目中,通过情境化、嵌入式的培育模式,推动青少年信息素养培育项目的创新化发展。

当公众信息素养培育、知识服务、创新服务成为公共图书馆新时期服务的重大课题,这就意味着馆员自身信息素养培育的重要性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图书馆员必须通过自身能力建设和强化,才能提供青少年信息素养提升的坚强后盾。①在服务理念上,公共图书馆馆员必须正确认识到信息意识、信息技能、信息知识和信息道德在当今社会以及对个体发展的重要意义,树立“为推动全民信息素养普及和发展而努力”的远大志向和服务战略。②在馆员能力塑造上,公共图书馆应建立科学的培训与激励机制,实现馆员信息素养培育的制度化、常态化、具体化、专业化,包括,通过定期考核评估的方式激励馆员积极了解信息技术应用的最新前沿,懂得如何使用体现国际学术前沿的数据库以及各种专业化的学术搜索引擎;引导馆员通过参加专项培训、进修的方式实现自身信息素养能力的与时俱进;建立馆员个体职业生涯管理与信息素养培育目标相衔接管理机制等。③在馆员能力建设的与时俱进方面,公共图书馆应正确引导馆员密切关注两类动态,一类是劳动力市场上,雇主或用户单位对毕业生信息素养需求的最新动态,以及中小学教育环境、高等教育环境中,素质教育改革中的最新动态;另一类是国际知名协会或信息素养委员会制定、补充或修正信息素养能力标准、评估标准或其他框架标准的最新动态。这两方面的实时关注将确保馆员在青少年信息素养培育领域,能够以一个更为高瞻远瞩及全面化的视角去观察问题、考虑问题、解决问题。

随着书香社会建设工程的推广,阅读推广已成为各公共图书馆的核心工作之一。青少年阅读推广工作是引导青少年从“玩”的世界转为“阅读”世界的一个重要桥梁,依托一系列趣味性强、有挑战性的阅读活动,一方面让青少年用户获得专业知识,另一方面有效激发了青少年的求知欲望,引导青少年用户自发检索感兴趣的知识和内容,这在某种程度上便启动了信息素养教育的实践教学,立足目标导向,引导和帮助青少年利用相关知识和技能检索、查找、分析、评价针对性的学习材料和内容,提高自己的信息素养。阅读推广的两大核心业务深刻体现了信息素养教育的精髓:①书目推荐,这是对信息的收集、加工及整理的生动体现;②图书导读,这是对信息归纳、分析、评估的具体表现。因此,公共图书馆完全可以把信息素养教育同具体的阅读推广工作有机融合,不断提高青少年用户信息素养教育实效。

青少年信息素养教育必须坚定地围绕国家素质教育变革以及国际认可的基本信息素养相关标准展开,从而形成科学合理的教育培训大纲和课程体系。以信息素养明细标准中的信息获取能力培育为例,公共图书馆需要着力推动青少年以下具体技能的养成:①在明确自身信息需求和全面的信息需求评估基础上,懂得如何选用恰当的查找方法和检索工具,包括明确查找范围和检索工具,是以通用搜索引擎、图书馆书目数据库、出版商网站还是以其他学术专业搜索引擎为查找起点,以及选择查找方式,是通过电脑检索还是通过手机检索等。②制定检索策略,包括如何选择关键词,是执行模糊查找还是精确查找,关键词过于具体或过于宽泛都会极大影响到下一步的检索结果。③执行和调整检索策略,在具体的查找、检索过程中,查找者需要根据检索出的内容进行匹配,评估其是否符合最初信息需求的内容和范围,必要时,对上一步的信息策略做出适当的调整和改进,确保最终的检索结果在最大程度上能够满足自身信息需求。由此可见,青少年信息素养标准有机相连、环环相扣,公共图书馆以此为内核,在实践中不断探索,不断改进,从而建立一套与之相衔接的素养培育体系。

1994年,国际图联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发布《公共图书馆宣言》,宣言指出,为确保《世界人权宣言》中人人享有信息自由权利主张的实现,公共图书馆应保证民众获取各种社区信息,为地方企业、协会和利益集团提供充足的信息服务,以及推动信息能力和计算机素养技能的发展等[1]。信息自由权利具体可理解为公民自由获取信息的权利、自由使用信息的权利、自由创新信息的权利以及自由表达信息的权利。由此可见,公民信息自由权利的实现不仅依赖于图书馆等公共文化机构的服务能力,更加取决于公民自身信息技能、信息素养水平的高低。信息素养是信息全球化时代人们所必须具备的一种基本能力。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标准委员会将信息素养标准定义为:①具备明确信息需求的内容与范围的能力;②高效地获取所需信息;③能客观、审慎地评估信息与信息源,并将其纳入信息库与评价系统;④能够有效地利用信息以完成特定任务;⑤理解信息使用的经济、法律、社会因素,获取与使用信息符合道德法律规范[2]。在高速运转信息化社会中,利用多元信息技术获取信息、分享知识,推动高质量的终身化学习及个体职业发展,已是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信息素养已然成为未来人才的“标配”。在推动公众信息素养发展的道路上,公共图书馆有着不可推卸的职责,公共图书馆必须努力将自身打造为全民信息素养教育,特别是青少年信息素养教育的中心,从而向社会展现自身在信息时代的独有价值。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zrct.cn摇钱树334435b,摇钱树网站30码中特,一特马必中2018年3月8日期版权所有